《2019中國應急報告》在京發布
稿件來源: 中國安全生產網 發布日期: 2019-07-15 瀏覽次數: ??????字體大小:

image.png

2019年7月13日,國際危機與應急管理學會在中國科學院學術會堂舉辦了《2019中國應急報告》發布會。來自全國各地200余名應急管理領域相關人員參與了此次發布會。

image.png

國際危機與應急管理學會(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Crisis and Emergency Management)致力于為全球應急管理事業搭建交流和協作的平臺。現任理事團成員包括韓國忠北國立大學李在恩教授、中國科學院科技戰略咨詢研究院陳安研究員、日本京都大學岡田憲夫教授、美國佛羅里達州立大學Audrey Heffron-Casserleigh教授等。國際危機與應急管理學會受到全球應急管理學術界的高度關注。截止至2018年,學會已舉辦十二屆“危機與應急管理”國際學術會議。來自韓國、中國、日本、美國、奧地利、瑞典、捷克、葡萄牙、俄羅斯、泰國、印度、尼泊爾、尼加拉瓜、哥倫比亞、伊朗、伊拉克等多國學者在會議中就全球危機與應急管理問題廣泛交流、深入探討。學會辦有學術刊物Journal of Safety and Crisis Management。

《中國應急報告》是全面分析和展示我國應急管理發展的年度報告,包括兩大常規報告和若干年度熱點報告。2016、2017、2018年度,除了《中國區域應急表現能力評價報告》《中國自然災害風險評價報告》兩大常規報告外,另有年度熱點報告《我國七大流域應急能力報告》《我國國民安全感現狀及對策報告》《我國食品安全現狀與輿情報告》《省會城市垃圾圍城現狀與對策研究》《河南省區域應急管理狀況與趨勢報告》《政府典型危機事件應對分析報告》《中國省會城市澇災與水域變化趨勢分析報告》《我國中小學校園欺凌形勢調研報告》等。

《2019中國應急報告》包括《中國區域應急表現能力評價報告》《中國自然災害風險評價報告》《中國區域公共衛生安全評價報告》《某市信訪人群特征及處置效果調研報告》《中國應急避難場所現狀及對策研究報告》五個分報告。

《中國區域應急表現能力評價報告》根據科技智庫研究的DIIS方法,遵循“收集數據(Data)—揭示信息(Information)—綜合研判(Intelligence)—形成方案(Solution)”的研究思路,對中國2018年各省市區應急表現能力進行評價。首先,全面收集2018年度突發事件和相應應急管理情況,將各省市區5件最為突出的突發事件及政府應急管理行為整理成冊。第二,深入分析突發事件特點和應急管理現狀,在整體認知的基礎,針對應急管理的準備、響應、援救、恢復4個階段分別設置評價指標,每項指標分值范圍為1-5分,應急表現能力高為高分值,應急表現能力低為低分值,制成應急表現能力專家調查問卷。第三,組織應急管理研究專家進行研判、評分,將得分情況進行數學運算及系統排序,得到對2018年各省市區應急表現能力的全面認識。最終提出政策建議,為各省市區應急管理能力的提高提供智力支持。評價結果顯示,北京、上海、新疆、浙江應急表現能力優秀,為I級;廣東、福建、吉林、海南、江西等省市區應急表現能力良好,為II級;河南、云南、河北、山西、內蒙古、安徽、江蘇、遼寧、天津、甘肅、四川、山東、陜西、湖北等省市區應急表現能力一般,處于第III級;重慶、貴州、青海、廣西、湖南、西藏、黑龍江、寧夏等省市區應急表現能力一般,處于第Ⅳ級。2018年,北京應急職能完善,在面對突發事件時處置得當。新疆吸取了多年突發事件應對的經驗,在自然災害處置上表現突出。河北在面對化工行業爆炸事故時,預警機制不夠完善,缺乏事前監督機制和事后總結,同類型的兩次爆炸事故都未能引起監管部門注意,導致頻繁出現化工行業生產安全事故。黑龍江省在多起火災事件中,應急預防、監管與準備工作有所欠缺,未能及時排查出潛在的風險源,對于排查出的風險源沒有及時處理,造成重大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

《中國自然災害風險評價報告》參考各類風險報告中的評價方法,結合中國各區域的社會經濟發展與自然災害現實,構建出適用于中國實際情況的災害風險指數評價指標體系,對中國自然災害進行風險分析與評估,分別得出各區域自然災害的危險性指數以及社會脆弱性指數,最后得出31個省市區的綜合風險指數。根據評價結果,找出影響各個省市區排名順序的主要指標,進而分析該省市區風險指數的客觀影響因子,最后依據該地區實際情況提出改善現行風險狀況的切實可行的意見或建議,為國家以及地方的防災減災救災規劃提供理論指導。區域自然災害綜合風險水平指向危險性指數和承載體脆弱性指數兩個維度,二者共同決定一個地區的風險水平。根據自然災害綜合風險指數,全國區域風險水平可以分為5級。第I級地區包括云南、湖南、四川、陜西、湖北、貴州等6個地區,是全國自然災害綜合風險水平最高的省市區。第II級地區包括福建、河北、新疆、廣西、甘肅、廣東、安徽等7個省市區,風險水平較高。第III級地區包括江西、內蒙古、重慶、吉林、山西、河南6個地區,這些地區的自然災害風險指數處于中等水平。第IV級地區包括浙江、黑龍江、西藏、江蘇、山東、遼寧、青海等7個地區,自然災害風險總體較低。第V級地區包括海南、寧夏、北京、天津、上海等5個省市區,是自然災害綜合風險最低的地區。從地區水平而言,2018年我國總體自然災害風險水平處于中等或偏低的狀態,約2/3的省市區風險水平中等或更高。從人口層面而言,我國大多數人口所生存和生活的環境風險較高,風險較低的地區是北京、天津、上海等地。

《中國區域公共衛生安全評價報告》根據我國公共衛生安全現狀,構建區域公共衛生安全評價指標體系,設置兩級評價指標。其中,一級評價指標4項,二級評價指標12項。一級評價指標包括公共衛生基礎設施、疫情風險、藥品安全、輿情導向。基礎設施下設人均醫療衛生機構數、人均基層醫療衛生機構數、人均專業公共衛生機構數、人均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數、人均衛生人員數、人均衛生機構床位數6個二級指標。疫情風險包括傳染病發病率和死亡率2個二級指標。藥品安全包括生產不合格藥品被抽檢頻次和使用不合格藥品被抽檢頻次2個二級指標。輿情熱度包括公共衛生事件相關信息發布、提及、正面提及3個二級指標。各指數數值越高,代表基礎設施建設情況越好、疫情風險越低、藥品安全越高、輿情導向越好。最終指數越高,表示區域公共安全情況越好。評價結果顯示,北京和西藏的公共衛生安全情況較為突出。北京在基礎設施、疫情風險、藥品安全、輿情導向等方面均較高數值,表明該地基礎設施、疫情風險、藥品安全、輿情導向等公共衛生安全情況均較好。西藏在基礎設施、疫情風險、藥品安全方面情況均較好,但輿論熱度不高,且正面輿情占比不高。江蘇、遼寧、青海、新疆、上海、內蒙古、河北、山東、山西、河南、廣東、福建、陜西、貴州等省市區通常有一個指標數值處于中等地位。浙江、天津、黑龍江、重慶、吉林、甘肅、寧夏、海南、四川、湖北、云南、湖南、安徽、江西、廣西等省市區通常有兩個中等數值指標或一個極低數值指標。結合疫苗事件,我國應完善公共衛生安全監管法律條規,加強全過程常態化監管,強化公眾監督,增加防假科技,開展效果監測。重塑政府信任和公眾信心,謹防不良事件及連鎖事件發生。

《某市信訪人群特征及處置效果調研報告》面向某市信訪群眾發放調查問卷,分析信訪人的自然條件、信訪行為特征、信訪辦事效果。該報告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哪些人上訪、以怎樣的方式上訪、上訪的效果怎樣。調研結果顯示,信訪人男性占比是女性的一倍,年齡均勻分布于30至70周歲,多數為務農和打零工人員。信訪人的教育程度通常在大專及以下,尤其以初中及以下教育程度居多。信訪人主要通過身邊的人介紹了解信訪途徑,電視、網絡、宣傳欄也對信訪人造成一定影響。信訪人通常采用過1至2種方式上訪,走訪、電話訪、寫信訪、短信訪、網上信訪等最為常見。信訪人在上訪前,通常曾通過村委、街道、主要職能部門反映意愿,也有一大部分信訪人選擇直接上訪。信訪人選擇上訪的原因包括上訪能得到領導重視、上訪花費少、上訪程序簡單便捷、上訪解決問題快、問題能解決的更好、上訪可以獲得賠償、不相信其他解決方式、不知道其他渠道、.其他訪民推薦、其他訪民的相同訴求通過上訪得到解決等。信訪人通常有認識的人上訪,且信訪人之間時有交流。多數信訪人對于案件受理范圍、案件辦事程序、國家信訪制度不太清楚或完全不清楚。一半左右的信訪人對村干部的工作態度和公平公正情況不滿,對于信訪工作人員的工作態度則滿意或比較滿意。一半以上的信訪人表示上訪問題沒有得到解決,會采取到上級信訪部門上訪的行動,并且在三級終結后不會停止上訪。參與調查的信訪人普遍認為反復上訪有幫助,通常上訪1次或5次以上,上訪時間可長達3年以上。我國信訪工作人員態度和信訪問題是否解決之間存在關聯效應。如果信訪工作人員態度較好,并且信訪問題得到解決,信訪人會停止信訪并對政府部門表示滿意,事態緩和,出現如“白兔”一樣祥和局面。如果信訪工作人員態度良好,但不能解決信訪問題,會造成信訪人反復上訪,信訪人會猶如“刺猬”四處多次走訪。如果信訪工作人員態度較差且不能解決問題,信訪人會越級上訪,局勢猶遇“馬蜂”般嚴峻。如果信訪工作人員態度較差,但信訪問題依舊得到了解決,會造成輿論沖突,形成“螞蟻”一樣看似溫和實則危機四伏的情況。

《中國應急避難場所現狀及對策研究報告》針對中國應急避難場所的現狀、存在問題及應對對策展開研究。通過對三百余個地級及以上城市的應急避難場所個數、面積、等級等情況進行收集,形成中國應急避難場所數據庫,為問題研究提供依據。在搜集數據過程中,對各個城市對應急避難場所的政策法規的權威性進行評價,評分標準包括無信息、有二手信息、有通知、有簡單政策、有權威政策等五個等級。研究結果顯示,位于我國東北、東南、西南部分地區的城市應急避難場所數量較多,分布密集,中部地區及西北偏北地區的城市應急避難場所數量最少。參照我國《地震應急避難場所場址及配套設施》和《城市社區應急避難場所建設標準》,根據城市人口與城市避難場所總面積關系計算公式,我國城市應急避難場所高于一般標準的城市包括錫林郭勒盟、伊春市、阿拉善盟、雙鴨山市、銀川市、四平市、佳木斯市、中衛市、七臺河市等9個城市。錫林郭勒盟和阿拉善盟屬于內蒙古自治區,伊春市、雙鴨山市、佳木斯市和七臺河市屬于黑龍江省,銀川市和中衛市屬于寧夏回族自治區,四平市屬于吉林省。這幾個城市都位于我國北方地廣人稀的地區,人均占地比例較高。這些地區應急避難場所是否按照標準完善了配套設施、在災難發生時是否可以真正起到緊急避難的作用還需要進一步考證。當前我國應急避難場所的建設存在重建設、輕宣傳,重體量、輕標準,差異大、布局不均,重指標、輕實效等問題。城市的防災減災工作需要采用現代化信息管理系統,提高防災減災工作的實用性、時效性、可操作性。城市安全觀的理論需由傳統的“硬性”防災減災工程向“軟性”的意識形態建設層面轉變,順應災害發生、發展、演化的機理規律,最終形成源頭控制、合理規劃、風險排查、科學預警、增強民防的“硬性+軟性”全過程防災體系。

《2019中國應急報告》提出了有關我國應急能力建設、綜合風險管理、社會輿情監控等問題的諸多建議和策略。發布會后,與會專家、團體針對我國應急管理現狀進行了廣泛討論,場面熱烈。此次會議提高了全社會對我國應急管理事業的認知程度,為有效提高我國整體、區域、領域應急管理水平提供了借鑒。

分享到:
責任編輯: 徐慧潔
快3走势图青海